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动态新闻 >

动态新闻

实锤!易所试被罚100万挂牌公司与做市商合谋拉抬股价第一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2-04

  2018年1月5日,新三板公司易所试和中泰证券各自领到证监会的100万元罚单,理由是联合操纵股价。

  易所试主要从事试用体验及口碑营销服务、精准营销服务、客户关系管理营销服务、电子商务及渠道分销服务。

  2015年6月,易所试筹划以不低于20元的价格定向增发股份。然而在7月下旬至8月初,其股价持续下跌。8月5日,易所试股票收盘价为14.96元,大幅低于增发价格。

  处罚决定书显示,当事双方初步联系后,7月底,王磊安排郝钢、付强测算易所试股票二级市场筹码分布情况,计算拉升易所试股价需买入的股数。

  8月5日下午,张万翔在北京中泰证券场外市场部会见王磊、郝钢、付强等人。经双方会谈确定,主要采用中泰证券做市交易在二级市场买入拉抬股价。

  2015年8月6日至19日,也即操纵期间,王磊、郝钢指使付强通过中泰证券做市户合计买入易所试股票146.65万股,买入金额3114.85万元,其中,中泰证券应易所试方面要求买入134.3万股,合计2869.85万元。

  2015年8月19日,易所试向股转公司申请自8月20日起停牌,当天经章源与王磊协商后,通过中泰证券做市户继续单向大量买入易所试股票50.9万股,买入金额1179.67万元,无卖出。

  操纵前一个月:也即2015年7月1日至8月5日,易所试股票市场日均成交量为26.63万股,全部做市商日均买入量为11.47万股,中泰证券做市交易日均买入量为4.07万股。

  1、易所试股票市场日均成交量为30.21万股,全部做市商日均买入量为17.88万股,中泰证券做市交易日均买入量为14.67万股,与操纵前一个月相比分别增长13.44%、55.84%、260.56%;

  2、中泰证券做市交易连续10个交易日均有买入易所试股票,且日买入量占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多在20%以上,日买入量占当日全部做市商买入量的比例均在60%以上;

  3、中泰证券做市交易总买入量占期间市场总成交量的比例为48.54%,总买入量占期间全部做市商总买入量的比例为82.02%。

  2015年8月5日,张万翔与王磊、郝钢、付强、张某贝会面沟通后,负责与机构投资者进行投资交流的张某贝向机构投资者推荐易所试股票。

  与此同时,易所试配合中泰证券的拉抬行为不断公告利好信息:同年8月6日,易所试有意披露曾于7月30日签订合作协议的“速递易”合作业务。8月17日,易所试发布净利润同比增长172.07%的半年报。

  操纵效果可以说是立竿见影——期间,易所试股价上涨81.68%,同期三板做市指数上涨4.46%,偏离度高达77.23%。而在操纵前10个交易日,易所试股票均价为16.21元,股价下跌16.38%,同期三板做市指数下跌0.52%,偏离度为15.86%。

  之后,中泰证券将买入的易所试股票卖回给易所试方面操控或安排的4个账户。2015年8月7日至11月25日,中泰证券做市交易卖出99万股,合计2065.03万元。其中,易所试方面操控和安排的“孙某辰”“刘某刚”“韩某冰”“罗某炜”等账户回购(买入)91.9万股,回购(买入)金额1931.84万元。

  最终,易所试也完成了每股22元的增发,包括友宝在线名自然人认购,募集资金1.66亿元。

  2016年2月22日,证监会决定对尚在停牌期间的易所试、中泰证券股价操纵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调查的结果除了对易所试和中泰证券进行处罚之外,还对6名相关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罚款。

  但是证监会在复核后认为本案违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当事人的申辩理由不能成立,处罚维持不变。

  证据方面,证监会主要依据电脑信息资料、资金账户资料、证券账户交易流水、新三板提供数据及郝钢、付强等当事人询问笔录、光盘,并结合相关人员的微信、手机短信、通讯记录、电子邮件及易所试提供的差旅记录等。

  其实,易所试所遭受的惩罚并不仅仅是100万元那么简单。被立案调查后,2017年7月6日,重大资产重组无果的易所试复牌,股价当即暴跌85.10%,收于0.77元/股。截至2018年1月9日,易所试的股价为0.35元/股。

  易所试还停止了新一轮50亿元的定增。2017年12月28日,易所试副总经理张万翔因个人原因递交辞职报告。

  2017年上半年易所试营业收入为5325.40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3.61%;归母净利润为-2193.41万元,较上年同期-3111.54万元,亏损减少。

  老实说,新三板上操纵市场的案例不在少数,但是和做市商合谋拉抬股价并被监管部门惩戒的,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据悉,由于自身交易机制和定价机制的特殊性,新三板上参与操纵市场行为的主体,除了投资者之外还包括挂牌公司、挂牌公司的控股股东及高管、做市商、做市业务人员等。

  此前,证监会对新三板市场操纵进行惩戒的对象,大多是孤立的主体,例如:国贸酝领董事长陈宏庆、中海阳创始人薛黎明(挂牌公司董监高);“中山帮”冼锦军、任良成(投资者);国泰君安做市业务部(做市商)等。

  此次处罚易所试和中泰证券,表明证监会开始注意到市场操纵主体“团伙化”“分工化”的趋势、加大了对新三板市场操纵行为的打击范围和力度,也给市场里的害群之马敲响了警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